2012-07-03 採訪何超儀:公主向前沖

賭王何鴻燊的女兒,喜歡搖滾,喜歡把自己活成搖滾妞兒,不是父母之命,也不是公司安排,這是何超儀的天性。

採 訪何超儀時,並沒有出現傳說中“一群人前呼後擁、身邊四五個保鏢緊貼”的盛況,倒 是這個乾瘦的大妞兒一個勁兒讓著別人坐下,清清爽爽的口吻沒有矯 揉、更談不上高調。你問她問題,她一邊被化妝師按住不許睜眼,一邊總忍不住俏皮地睜開一條縫努力注視著你回答,“非常認真,讓人感動。”這也是何超儀前不 久獻藝草莓音樂節時,北京的樂迷帶給她的感覺,她自己也是照這樣努力的。

精 誠所至金石為開。近期上演的《浮城大亨》裡,這個含著金鑰匙出生 的公主,為了幾秒鐘的鏡頭,在冰冷的海水裡一泡近一個小時。功夫不負有心人,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獎,就是上天對她最好的肯定。而和她聊天,即便話題 離開電影,肯定也會落到音樂和藝術上,三句話准能繞到的,則是“Rock&Roll”。難怪最近有不少常混MAO的人民群眾反映:週末live 時,身邊總有個煙熏妝容的妞兒跳得正high,“長得巨像何超儀”……

賭王千金的北京夢

分分鐘活在搖滾裡

“你 說得一口,美麗的謊話。我是真的沒辦法,指鹿為馬。你別來說我還沒有長大,不說你們最愛聽的話,不尷尬,我就是愛我的大嘴巴。你不愛聽,你快回家。”今年 的草莓音樂節下午兩點鐘,正是太陽曬的時候,何超儀帶著她的樂團“Josie&The Uni Boys”第一次在北京公開亮相。包括《指鹿為馬》在內的七首歌,一直伴著七八千樂迷的大合唱。

毋 庸置疑,歌隨人性格走,何超儀在娛樂圈如 同這歌詞一樣,以叛逆率直的個性聞名。更別說這幾千人大合唱,high起來何超儀全顧不上形象,假髮扭了亂了反了還繼續跳,觀眾以為她把頭扭過去了。“後 來看照片,我真是面目猙獰。”何超儀大笑起來,回憶起現場的瘋狂,不停誇讚北京樂迷的真誠讓她感動。“新專輯的發行的時間並不久,他們沒有多麼熟悉,但還 是聽得非常認真,是用心在聽,對我們來說很重要也很幸福。我本以為,大合唱的遊戲如果大家不配合,我就自己唱下去。”

在北京,音樂人就生活在搖滾裡,不需要掛記別的,哇,太讓人嫉妒了!”

喜 歡搖滾,把自己活成搖滾妞兒,不是父母之命,也不是公司安排,這是何超儀的天性。三歲時被家人帶去參加生日派對,別人起哄讓小超儀唱首歌,絲毫沒有怯場, 小女孩大大方方走上前拿起麥克風,上臺開口便唱了一首《生日快樂》,不消說引來掌聲一片。“我熱愛表演,從小的理想就是登臺演出。”

當 然, 誰也不是出道便一帆風順,賭王的女兒也不例外。當年從流行歌手開始入行,公司想不出一個叛逆的千金小姐該樹立成怎樣的形象,這樣的日子也持續了一段時間。 “但是很幸運,現在全世界都流行這種個性系的明星,我本就不是個圓滑世故的人,剛好用自己的真性情做自己喜歡的事,也可以得到一部分觀眾的喜愛。”問何超 儀有沒有因為率直得罪過人,被按住戴假髮的妞兒想了想,還是搖頭。“我想到的真的東西就會講出來,大家都知道我的脾氣,本意是好的,反而交到很多朋友。”

何超儀朋友遍天下,全世界跑工作又是電影又是音樂,她也已分不清哪個城市是生活重心。但說到自己最愛的搖滾,她還是毫不猶豫地用手指了指腳下這片土——北京。像一個大熔爐,北京的包容性不必說,地下搖滾也能圈一塊地自給自足自娛自樂,這讓何超儀羡慕不已。

“香港絕對沒有北京的文化氣氛。什麼都很貴,生活需要許多經費,很多喜歡音樂的朋友都不得不另找工作上班,搞音樂只能私下,是很奢侈的事情。可是在北京,音樂人就生活在搖滾裡,不需要掛記別的,哇,太讓人嫉妒了!”

隨 便拿四月舉例,何超儀掰著手指,一個月四次來京,每個週末都在北京。因為常去MAO看演出,一些總是遇到的人甚至問起,“你是要生活在這邊了嗎?”“北京 的搖滾的天空很廣闊,每個樂手都有自己的個性。比如玉麟軍,還有前些日子特別想去看扭曲機器,但是有事先走沒看成,好遺憾。我還特別喜歡後海大鯊魚。”跟 其他樂迷一樣,這個時候的何超儀站在台下喊著跳著肆無忌憚釋放著自己對搖滾的熱情,在北京發酵搖滾夢。

為事業玩命,宅家裡長毛

在 娛樂圈,提何超儀總是伴著一種界定:為了工作肯付出比別人多三倍努力的 拼命三娘。對此,何超儀不置可否,只是興致勃勃地講起自己最可怕的一次受傷。“是1996年,我拍戲腰椎扭傷,醫生要求必須呆在家裡不能動,要不就動手 術。休了四天,我就跑去一個電視節目做嘉賓,唱歌跳舞什麼的。結果在家練習舞蹈時,傷到了腰椎,躺在地上一動不敢動,那種疼痛是從來沒有過的。”因為趕上 傭人放假,何超儀這樣躺了三天,直到經紀人打電話找不到人,才來家中發現了在地上的她。“後來醫生說非常嚴重,以後可能會癱瘓,我才徹底休息一段。”

“答 應的事,一定要完成。”何超儀笑笑,攝影師布好光要開始拍照,她忙為小腿上一個明顯的疤痕打粉。“這個傷每次化妝我都要用粉底蓋一下,否則很難看,是去年 演話劇《情話紫釵》時撞到的。”原來,在演出過程中,劇場全黑時,指引演員回側台的燈光被人擋住,何超儀摸黑中跌倒,小腿撞到了一塊突起的木板。“流了很 多血,很嚇人,我習慣了。”

我十分想成為表演藝術家”

5 月上映的電影《浮城大亨》中, 何超儀的戲份雖然不多,但穿起老式唐裝、綰上傳統髮髻的漁家母親形象,也深得人心。導演嚴浩更是對她的專業精神讚不絕口:“四月的海水裡泡了四五十分鐘, 就為了等別的演員。”那她為什麼?“我是摩羯座,就是這樣的人,沒辦法。工作起來不要命。”

好 在還有不工作的休息日,回到家裡,何超儀做的 第一件事,就是躺在地上任五隻小狗跑到自己身上嗅來嗅去。熟悉何超儀的一定知道,她的樂團“Josie&The Uni Boys”中,Uni這名字就來自於她的“大兒子”,養了十幾年的一隻西施犬。“它眼睛很大,嘴巴很小,像個大男生,本身長得很小,卻非常有義氣。後來它 病了,醫生建議在家休養。支持了兩年後,Uni還是離開了。我的樂隊成員知道我非常愛它,就說把樂隊以它的名字命名了。”

除 了養狗,平日在 家的何超儀與舞臺上的她完全相反,安靜得仿佛家中沒有人一樣。“我是可以窩在沙發上一天,我是說真的,連去廁所也不想動,飯也窩在沙發上吃,聽音樂看 DVD,電話不接短信不回。”也許是激情的工作要有一個平靜的生活相平衡,誰能想到舞臺上蹦到幾尺高聲嘶力竭大吼的女主唱,會在家任自己“長毛”做宅女, “可好多時候靈感就是這麼來的啊!”何超儀眨眨眼睛,笑著把拍照用過的假髮再一次扭到一邊,問大家,“嚇不嚇人?”

來源: TimeOut上海(上海)